天似穹庐

乘着风的翅膀向你飞去

© 天似穹庐

Powered by LOFTER

[YGO|海暗表]三角战略

超级可爱!!!最后结局切开黑本质好评!!!爱哈尼!!!

自然草莓:

#废话很多的前情


*暗表双子设定


*给哈尼的娱乐圈三角小短文(又名520智斗娱记) @天似穹庐 


*写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贫瘠到从没萌过真人,尴尬极了


*作者是个aibo吹(重要) 


 


*atm唱的歌可以听听这个版本→戳我


 


“游戏,”女性经纪人无可奈何地第三次喊了他的名字,“记者们已经到了,出去打个招呼吧?”


被喊到的少年似乎是沉思着什么事情,清澈的紫色眼瞳没有聚焦在视线中的任何一点,只是安静地望着保姆车的窗外。杏子有些头痛地用手轻轻撩开那漂亮又柔顺的金色刘海,看着武藤游戏白皙的眼角那明显到用化妆都遮掩不干净的黑眼圈——还好没有发烧,大概是最近太累了?要不帮他推掉这次的采访好了……


“啊……啊啊啊啊抱歉!”额头的触感成功唤回了走神中的少年偶像,大脑迟一步处理了经纪人刚刚喊了他好几次的信息,还有些稚嫩的脸上立刻写满了慌张,“抱歉杏子!!我昨天没有休息好,一直在发呆……我这就出去!”






三角战略




还好发呆的时候化妆师已经尽职地替游戏补了造型,才不至于让一屋子的记者们拍出什么人气偶像崩坏到PS都救不了的照片。游戏为耽误的几分钟时间重复道了歉,并主动提出可以多回答一些问题,比起那个在异国长大的双子哥哥,少年的好脾气在整个娱乐圈里都是出了名。


“诶……最近在忙的主要就是这次跟海马君合作的医疗剧啦,”在被问到近期安排的时候,少年习惯性地伸出食指戳了戳脸颊,那是游戏从小到大的习惯性动作,即使在镜头前也完全没法改掉,加上可爱系的定位反而成了粉丝眼里的闪光点,“不过海马君的部分已经拍完了,他上周已经离开剧组,应该是有新的安排呢。”


“请问是和亚图姆先生合作的舞台剧么?”记者群中有人追问道。


虽然两个人是一起出生,容貌几乎相同的双生子,但却因家庭缘故并未在一起长大,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存在。而当游戏在放学路上被人拐去拍GAME的宣传广告时,亚图姆已经作为偶像歌手在外国小有名气,近期也因为经纪公司的包装战略,将发展重心转移回了出生国,因着两人难以称为巧合的相似,这段过去才被人所发掘。


“啊……这个我也不能确定,”似乎因为突然提到哥哥的名字,游戏看向镜头时的表情显得更加温柔,金色的发梢随着少年侧头的动作而拂过耳畔,“不过好像是听他们提起过舞台剧的计划,希望我到时候会有时间去现场欣赏呢!”


真是温柔的人啊——在亚图姆那里吃过无数次狂霸拽的“那又怎么样”作为标准答案的记者们内心万马奔腾,泪流满面。但是职业操守还是要有的,搞事的心态也要有的,毕竟有热点才有人看啊!于是顺着这个话题,一位大无畏的记者紧接着问道:“据说昨天这两位已经从您社交账号的好友列表里消失了,是有什么误会吗武藤先生?”


话音刚落,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游戏的脸,闪光灯噼里啪啦此起彼伏,如果能挖出三个人气明星什么劲爆信息,也不枉他们上周蹲点亚图姆家结果对方宅了一个星期完全没出门的遗憾。


“欸——”游戏睁大了眼睛,像是听懂又没听懂对方的问题,他眨了眨眼,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杏子便带着工作人员恰到好处地挤到了他身前,说着采访时间到了请各位记者离场,被推到后排的游戏满脸无辜地刚把手里的一把话筒还给了记者们,就被几个工作人员簇拥进了剧组的后台。


绝对有问题!记者同志们脑洞大开,恨不得脑补两万字双子偶像貌合神离表面兄友弟恭实则嫌隙已久来给自己的伙食加一个月的鸡腿。


有问题么?当然有是有了,只是不是记者同志们想的那么复杂。只是其中的真实原因,难得任性一次的少年偶像是绝对说不出口的。


 


一切源于演唱会空档期在家休假的亚图姆接受了好友城之内克也的安利,迷上了一款风靡好友圈的手机游戏,那是个难度非常高,需要有相当的技巧和经验才能玩得下去的游戏。作为热衷游戏、对任何挑战都来者不拒的亚图姆来说,即便是这种高手才会玩的游戏也难不倒他,但是玩了就要有成绩,有成绩就要刷榜,刷了榜嘛……当然就是要发给海马了哈哈哈!


正在和游戏拍戏的海马感到了奇耻大辱,他亚图姆能玩好的游戏我海马濑人没有任何理由比不过!于是愤怒的海马打开了手机,果断点击下载。然而游戏是不知情的,当他凌晨3点多被两个人互相刷新对方记录求点赞的系统私信吵醒的时候,事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我只想好好睡觉……拍戏很累的啊……”游戏在和亚图姆的例行电话里小小地抱怨了一下。


“什么!”亚图姆对他的暗示半知半解,但依然感到了震惊,“海马半夜骚扰你不让你睡觉?”


“……………………”


我想挂电话,游戏欲哭无泪。


还没等他再解释,工作人员便过来敲门说要开拍了,请他准备一下。游戏匆匆挂掉电话,走到门外却发现工作人员都聚在走廊里窃窃私语。


“怎么了?”因为身高缘故而看不到前面的少年礼貌地询问了一句,便被一脸天啊太好了是天使的工作人员团团包围了起来,可以说是被簇拥着推到了门口。只看了一眼游戏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海马睡着了。


通常来说,海马濑人是个非常敬业的演员,自从他身为学院派高材生却被一个外国长大的小子抢了人气榜排名之后就更加敬业,简直可以称为劳模般可怕。严于律己的海马是很少在片场睡觉的,就算有也是由他的经纪人,同时也是他弟弟的木马来解决。


显然大家谁都不愿意去叫醒社长大人,只能拜托和海马交情不错又好脾气的游戏去了。少年在众人期待又祈求的眼神里无奈地点点头,然后迈步向躺在扶手椅上的海马走过去。尽管和游戏与亚图姆同岁,海马却已经显露出些微青年的神态,棕色的半长发恰到好处地修饰着棱角分明的轮廓。


很好看呢,海马君。游戏想,他的视线移到海马搭在扶手上的右手,果然是在打游戏吗,少年忍不住笑了笑,跟亚图姆还真是相似呢——


“海马君醒醒,要开始工作了哦。”


不知是因为声音,还是温暖日光下的金色刘海与黑中带红的发梢太过醒目,海马从浅眠中醒来,空着的左手蓦地抓住了对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下意识地喊出了声:


“亚图姆——”


映入天蓝色眼瞳的,是游戏闪烁着诧异光芒的紫色眼睛。


门口的工作人员们集体倒吸一口凉气。


当事人若无其事地抽回了手,说着“睡醒了就要快点来工作哦”便离开了房间。围观群众本着生命只有一条安全第一重要的心态,非常有默契地四散奔逃,只留下刚刚反应过来的海马略有些懊恼地坐在屋子里发呆。他不知道那紫色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水光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但让游戏露出那样的表情,却绝对不是他的本意。


 


隔天凌晨4点多,游戏被连环系统音吵醒,最新的一条消息是。


to游戏:放心吧,海马昨天的最好成绩是135W分,我已经超了海马那家伙12W分了,估计他有一阵不会来骚扰你了!


失眠多日极度暴躁的武藤游戏在20秒内拉黑了亚图姆和海马濑人,关机睡觉。


 


 


虽然当天就快速地把亚图姆和海马的账号加回了好友,但是依然挡不住人民群众排山倒海一般的八卦之心,只是不管是因那两人在手机游戏上较劲导致自己睡眠不足而解除好友关系,还是之后出于莫名的尴尬至今都没有主动联系过任何一个人的事,真要说起来大概没人相信。尽管之后装了一个星期鸵鸟,游戏最终还是接到了要在5月21日这天参加某影视节晚会的通知,当然另外两位也会参加。


然而更让游戏郁闷的是,亚图姆也好,海马也好,虽然一切活动照旧,也都没有联络过他。


被讨厌了?


在保姆车上缩成一团的武藤游戏同学,今天也还是不想说话。


 


亚图姆是第一个抵达会场的人,早早等待着的记者们眼前一亮,蜂拥而上。


记者1:“亚图姆先生,请问您对武藤先生拉黑您和海马先生的事情有什么看法!是因为新作品冲突导致的吗!”


记者们:这问的太直白了亲!!!


被点名问道的人回头,然后视线径直越过人群转向了自己的身后。


亚图姆:“呦,城之内,之前拜托你的事,多谢了。”


刚刚抵达的城之内克也心领神会:“咱俩什么关系,别客气!”


两个人勾肩搭背地走了。


记者们:……该说可惜还是逃过一劫。


 


海马濑人是第二个抵达会场的人,由于之前的恐怖经历,记者们纷纷表示谁不怕死谁去吧,撞枪口的事少做为妙。


一个稍微胆大些的同志往前迈了一步,刚一开口:“海马先生……”


海马转头看了他一眼。


记者同志一脸真诚:“您今天的衣服真好看!”


 


逃避未果的武藤游戏是最后一个抵达会场的人,基本上晚会快要开始了他才磨磨蹭蹭地从车上下来,记者同志们表示今天吃的瘪太多了这个一定不能放过!


“武藤先生,请问……”


不知是不是众人的错觉,本就身形偏瘦弱的少年偶像此时身着黑色正装,灯光映照下显得更加单薄。听到自己的名字,游戏闻声看向一旁的镜头,似有若无的水雾衬着紫色眼睛更加清亮,却仿佛马上就要眼角滑落。少年像是努力掩饰自己的情绪失落一般匆匆低下头。虽然他并没有迈步离开,但一向阳光温柔的游戏露出这样的表情,大家反而不好开口问什么为难他的问题了。


“额……时间快到了,您还是快点进去吧。”


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游戏默默点点头,转身向红毯的尽头走去。


呼……还好和杏子借了眼药水……


转过身的游戏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八仙过海,各凭本事。


 


“to游戏:还好吗?”


手机弹出一条信息,游戏轻轻地点开弹窗,打了几个字又慢慢删除。台上在滚动播放着一些作品和表演环节,他却不怎么能提的起精神。


“放心吧,我没事的!”


为了让自家经纪人放心,游戏改掉了句尾的标点符号,让语气显得更轻松些。这次他是在拍完最后一场戏后从片场赶来,等晚会结束,他也该回家了——回到那个有亚图姆在的家里,如果好好道歉的话,那个人不会再生气了吧?


嗯,一定是的。


他出神地想着,连周围安静下来都没有发现。


 


会场内的灯光在一瞬间熄灭,突然的变化令神游物外的游戏终于想起要关注下台上的状况,然后一道灯光落在舞台中央,照亮了已在那里静候的人。


紫色眼瞳在黑暗中缩紧,出现在光芒中心的,毫无疑问是和他相似到几乎像是一个人的半身。亚图姆脱掉了他之前穿在身上的西服上装,在全场的注视和吉他轻柔流畅的前奏里,另一个少年将衬衫袖口和领口的纽扣一一解开,上前一步握住了台上的话筒。


第二道光芒随之降落,海马濑人在亚图姆身后拨动着琴弦,那是与海马略有些不搭配的轻快旋律,却刻意放缓了节奏,合着少年的声音像是不知说给谁听的亲密话语。


亚图姆的曲风大多节奏性很强,在公开场合演唱这种曲目可以说是出道以来的唯一一次。他显得很随意,嘴角抿着一丝弧度,并没有过多的动作,只是站在聚光灯下看着台下分辨不清的观众席。


We're a thousand miles from comfort, we have traveled land and sea


But as long as you are with me, there's no place I'd rather be


I would wait forever, exalted in the scene


As long as I am with you, my heart continues to beat


With every step we take, Kyoto to The Bay


Strolling so casually


We're different and the same, gave you another name


Switch up the batteries


他偶尔会回头看一眼同样也是演艺生涯中唯一一次公开演奏的海马濑人,他的伴奏回以略带挑衅的微笑。


If you gave me a chance I would take it


It's a shot in the dark but I'll make it


Know with all of your heart, you can't shame me


When I am with you, there's no place I'd rather be


较之游戏更为鲜艳的紫红色双眼缓缓扫过台下,游戏不知道亚图姆是不是注意到了他,当那再熟悉不过的眼睛和他视线碰触的时候,心脏仿佛漏跳了一般,无法将注意力从仿佛在发光的人身上移开半分。


N-n-n-no, no, no, no place I'd rather be


When I am with you, there's no place I'd rather be


仿佛是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宝物般,亚图姆闭上眼,他抬起食指随着英文歌词的节奏轻轻摇了摇,灯光陡然熄灭,拉长的尾音在弦音回荡的黑暗中静静散去。


游戏确定自己没有哭,但是他想自己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吧。


还好表演环节结束后,会场没有马上打开灯光,他在热烈的掌声中逃一般地离开了会场。


 


“亚图姆是笨蛋!!!呜呜呜啊啊啊!”


晚会结束三小时后,在郊区的公寓里,匆忙跑回来的亚图姆试图安慰自己快把脸哭花的弟弟。


“好啦不要哭……不是给你道歉了?”


在拉黑事件发生后,后知后觉的亚图姆和海马濑人似乎终于意识到脾气再好的人也有生气的时候,但是过去常常游戏在中间调停关系,从来没处理过这种事情的两位人气偶像都有些觉得有些苦手,更别说那个好脾气的游戏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们两个。


 


“哼!”海马抄着手坐在沙发上,理智告诉他现在最好别说话。


“还不是你惹游戏生气,”亚图姆不满地顶了沙发背一脚,“过来道歉!”


“说得好像你没份一样?”海马眯起眼睛,毫不留情地摆明了两个人半斤八两的立场。


“什么?你不服吗!?”


“凭什么服你?总有一天我会凭实力打败你的,亚图姆。”


 


“哼别说总有一天,现在就在这决斗吧,用决(shou)斗(ji)怪(you)兽(xi)!”亚图姆摸出了手机。


“正合我意,今天就要决出谁是最强的王者!”海马也摸出了手机。


因为这几天头疼游戏的事,两个人都没怎么顾上关注手游的成绩。


看着两个瞬间又要打起来的家伙,武藤游戏突然冷笑了一声,少年扯着袖子把脸上的眼泪擦干净,扬起手里的手机:“你们说的是这个吗?我已经刷到350W分了哦,祝你们好运。”


 


 


end



评论
热度(32)
  1. 天似穹庐自然草莓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可爱!!!最后结局切开黑本质好评!!!爱哈尼!!!
2017-05-21